【写在前面】2019年7月22日,黄浦江畔的一声锣鸣,见证了科创板的诞生,中国资本市场迈入新时代。
2020年4月29日,科创板上市公司数量突破100家,科创板建设进入新阶段。
澎湃新闻即日起推出“百舸争流科创板”专题系列报道,通过采访科创板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证券行业专家,对科创板开市283天来的改革举措、市场表现、深远影响,进行一次阶段性的回顾和解读。
本期刊出的是对沪硅产业(688126)执行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李炜的专访。

上海硅产业集团主要从事半导体硅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中国大陆规模最大的半导体硅片制造企业之一,也是中国大陆率先实现300mm半导体硅片规模化生产和销售的企业。
在科创板上,沪硅产业是一名4月20日刚刚加入的新成员,不过,其股价表现颇为强势,截至5月11日下午收盘,沪硅产业的股价从发行价3.89元上涨至18.27元,短短12个交易日累计涨幅已经达到369.67%。
这家公司的特殊之处不少。除了作为国内半导体硅片龙头供应商,具备十足的科技含量,沪硅产业还是科创板首家带期权上市的公司,此外,这也是一家尚未实现盈利的公司,2016年至今的4年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均为负数。
与过去其他板块的上市标准不同,科创板对于尚未实现盈利的企业也亮起绿灯。李炜也在采访中表示,作为一家重资产企业,沪硅产业一直以来就有资本市场的融资需求,但受制于过去的A股市场规则无法满足,科创板则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窗口。
“我觉得我们公司上科创板应该是一个必然的选择。”李炜对澎湃新闻记者这样说道。
沪硅产业主要生产的半导体硅片,是生产集成电路、分立器件、传感器等半导体产品的关键材料,目前90%以上的半导体产品使用硅基材料制造,是半导体产业链基础性的一环。然而,半导体硅片也是我国半导体产业链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最大的环节之一。当前,我国半导体硅片的供应高度依赖进口,国产化进程严重滞后。
据介绍,沪硅产业突破了多项半导体硅片制造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打破了我国300mm半导体硅片国产化率几乎为0%的局面。公司目前已成为多家主流半导体企业的供应商,提供的产品类型涵盖300mm抛光片及外延片、200mm及以下抛光片、外延片及SOI硅片。
谈起在科创板上市的收获,李炜表示,除了公司顺利募集到了资金用于扩大300mm硅片产能建设之外,科创板也放大了公司的品牌效应,同时给过去多年来投资于公司的股东提供了将投资效益进一步放大的渠道,而带期权上市则可以让员工分享公司上市、成长的好处。
同时,李炜也积极建言,希望国家继续扶持培育科创企业,以保证科创板“后继有人”,同时建议监管层在审核过程中要保持对科创属性的高要求,应该多听听科技界的声音。
在科创板上市只是一个新的起点,展望未来,李炜认为,未来5到10年会是我国半导体产业的快速发展期。在其中,沪硅产业希望能够在行业中跻身国际前列,进一步提高全球市场占有率。
他说:“我相信,背靠我们国家这么大的市场,以及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我们实现目标的道路会越走越快。”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李炜的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沪硅产业刚刚上市不久,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上市的过程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当时会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李炜:
我们上科创板是必然的。因为什么?我们是一个重资产的高科技企业,在建设初期是不太可能盈利的。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我们也向国内的监管层反映过多次,希望能够开一个板块给我们半导体重资产企业上市。2018年11月份进博会上,习总书记宣布推出科创板,第二天上交所就来找我们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公司上科创板应该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因为这个行业受硅周期的影响会有些起伏,同时半导体又是一个重资产的行业,实现盈利需要有一个过程。那按照以前的上市规则,可能不太支持像我们这样的企业上市。有了科创板以后,我相信在国内对我们高科技行业的认识会有一些不同,最近我们的股价表现其实也很能说明这一点。
澎湃新闻:上市的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李炜:
我们的困难实际上是很清楚的,就是我们的业绩是负的,在证监会层面上就会比较谨慎。在半导体企业里头,还没有盈利就来上市的,我们还是第一家,所以监管层对这个问题还是比较谨慎,反复跟我们探讨、询问,这个应该是比较大的一个挑战。当然,证监会也好,上交所也好,对我们的科技含量这一点,他们是毫不怀疑的。监管层在问询过程中,更多的还是比较关注我们未来的财务表现,这也是我们反复跟上交所、证监会解释或者探讨的一个方面。后来成功上市了,说起来是比较简单,但实际上对我们来讲这也是一个反复挑、反复解决问题的过程。
澎湃新闻:你刚才也说到,上了科创板以后会让市场各方看到你们的科创属性。那对于公司来讲,科创板还提供了哪些机会和挑战?
李炜:
其实我们体系内有子公司很早就开始追求能够走资本市场道路了。我们是一个重资产企业,非常需要有一个能够比较快速去大量融资的渠道,科创板非常好地体现了这一条。虽然说像我们这样的体量,可能在主板不算很大,但在科创板里头我们其实还是蛮大的,募资了20多个亿,应该讲对我们是(提供了)很有效的募资渠道。而且将来我们还会再结合我们自己业务的发展需要,看看是不是能够充分利用好资本市场。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有科创板这么一个平台以后,也极大放大了我们的品牌效应。应该这么讲,过去是行业里的人都知道我们是谁,但行业外的人基本不知道。通过这次上市以后,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能够充分认识到,还有这么一个在国内能够作为领头羊的高科技企业。我相信这种品牌效应可能也会很好地体现出来。
第三点是对我们的股东,尤其是投资我们很多年的老股东来说。我在科创企业做了差不多20年,见到了形形色色的投资机构,都是在我们科技行业里头的,从创投开始起,一直到后面的PE,一直到战略投资基金等等,这些投资机构实际上我们都见过。到科创板上市,对所有的投资机构来讲,也是一个把投资效益放大的过程,可以充分发挥它的投资价值。所以上市对于我们股东来讲也有好处。
最后一个,是对我们的员工,我们是首家带期权上市的公司,这也是在国有企业里做了一个尝试,上海市国资委很不容易地让我们做了这么一个尝试。我们带期权上市,就是希望也能够让我们的员工来分享公司上市、成长的好处。
澎湃新闻:最近公司股价连续大涨,你是怎么看的?
李炜:
这个价格涨幅我们还挺满意的,这也说明市场总是对的。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在的科创板市场对我们科技股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包括对我们未来中国经济的走向,我们在科创事业上的走向。我觉得这是市场对我们科技企业的一个重新认识的过程。我也注意到网上各方面的消息和评论,他们基本上对我们公司的一些亮点还都是能够看得很清楚的,对我们的国内龙头地位,分析得很清楚,也很到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股价还算是合理的。
澎湃新闻:上市以后,公司内部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李炜:
首先我们公司本来就是一个高科技的企业,又是国有资本占主导的企业,所以本身我们公司的治理和经营相对还都比较规范,上市以后,整体的经营其实没有受到很大影响或者干扰,但我想有两条是比较明显的改变。
第一个就是更加规范了。上市以后,有很多新的制度和新的规范现在正在建立当中,因为原来是非公众公司,现在我们要按照上市企业来规范运作。
第二个是科创板本身带来的改变,因为科创板是注册制的试点,注册制是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这样一个制度安排,所以我们也在非常小心、非常仔细地去梳理,应该如何做好对广大投资者的信息披露工作,这方面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
澎湃新闻:科创板上市公司已经突破100家,而且还有很多的科创企业在排队申请,那你对这些想来科创板上市的公司有没有什么建议?对未来科创板的持续发展和改革还有哪些期待?
李炜:
我实际上还是有很多体会的。前不久证监会又发布了科创板申报企业科创属性评价标准,我俗称叫“3+5”科创属性标准。后来有人做了分析,现在这100家公司里面其实有一些公司是不完全满足这五个科创属性标准的。当然,我们公司肯定是全部满足的。但从这个角度来讲,科创企业的科创性,恐怕还是未来保持科创板健康发展的很重要的一点。因为如果科创性不够,那科创板跟创业板、中小板有多大区别?所以还是要体现到科创性。
第二点建议是,希望监管层在审核过程当中,能够更多地听一听科技界、企业界的声音,这个对提高科创板企业质量是非常有好处的。
第三方面我觉得,还是要充分认识到我们国内科创领域的水平和能力,跟国际一流水平还是有一些差距的。我们有科创板引领了以后,从国家层面上还是要千方百计地来鼓励,能够涌现出更多的科创企业的苗子出来。我觉得做好未来的培育工作也很关键。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怎么去监管的问题。我的一点想法是,你不能一管给管死了,因为科创企业毕竟还是大多是以民企为主,像我们这样规模的或者国资的企业占比不是很大,如果管得太厉害,很可能这些企业失去了上科创板的意义。当然,不管肯定也不行,所以在后续的科创板监管过程中,可能还需要有一些相应的政策调整。
澎湃新闻:谈谈公司的情况,请介绍下你们的发展前景是怎么样的?
李炜:
我们集团公司其实成立的历史并不长,是在2015年年底成立的,很快就能上科创板,应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表现了。我们旗下有三家控股公司和一家参股公司,都是在业内,无论是国内或者国外,是大名鼎鼎的。我们控股的公司有新傲科技、上海新昇,在着力建设SOI的特色硅片平台和300mm半导体大硅片平台,这两个平台都帮助我们国家实现了零的突破。所以我们分别在SOI材料和大硅片方面,在国内应该讲是绝对领先的一家企业,率先实现了300mm半导体硅片规模化生产和销售。与此同时我们还是一家跨国企业,我们在2016年收购了芬兰的Okmetic,是全额收购的,当时这家公司是全球第8大硅片公司,现在也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定制化硅片供应商。同时我们也是参股了法国的Soitec,这是全球最大的SOI制造商。这是我们的一个投资布局。
未来我们会怎么样?我们公司有一个“一二三战略”,我们的想法是要把公司变成一个一体化管理的大型硅材料综合体,能够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全方位一站式的服务。换句话讲,不论是什么样的规格或者是什么样的尺寸,什么样性能指标的硅材料,我都能找到,都能给你提供服务,这是我们未来的第1个目标,叫“一战略”。“二战略”就是我们要建好两个平台,一个是大硅片平台,另外一个是SOI特色平台。这两个平台,一方面是我们的业务发展的需要,另外一方面也是我们国家的战略之一,所以一定要建设好。
要达到上述一和二战略,我们有个“三战略”,也就是三条路发展的战略。首先就是一个要立足于自我的科技研发,这是立足之本。第二是我们要利用一切可能性去联合国内外的优质硅片企业,这个可能办法很多,不一定要收购兼并,也可能更多以合作的方式去实现。第三方面,为了打造好产业链生态,我们也可以跟产业链里的企业形成良好的共生关系。
未来我们还是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出现一个在国际上能够排到前列的硅材料龙头企业,我们也朝这个目标在努力。
澎湃新闻:现在行业的国际竞争格局大概是什么样的?
李炜:
我们行业的国际竞争格局,可能跟半导体行业在国际上的位置差不多。现在硅材料行业里头,主要是有国际上5个比较大的厂商,他们占据了硅材料市场9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努力,快速提高全球市场份额,能够跻身到领先厂商里面去。
我认为,未来的5到10年是我们国家半导体的快速发展期,我相信,背靠我们国家这么大的市场,以及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我们实现目标的道路会越走越快。
澎湃新闻:我关注到公司的年报和一季报出现了业绩的亏损和下滑,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李炜:
实际上,2016年到2018年是半导体行业比较黄金的两年快速发展期,那两年里所有的半导体企业都在普涨,所以我们在2018年度有一个比较好的业绩。2019年因为贸易摩擦,使得半导体行业出现滞涨或者说是负增长,这就带来了行业的不景气,这是外部大环境造成的。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小部分是我们自己的原因,我们新增的300mm大硅片项目还处于产能爬坡阶段,即便是在贸易摩擦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加大了投入,在做逆周期的投资。
这样的话,一方面是市场不景气,另一方面是我们的投资也在加大,所以就增加了亏损面。但在我们看来这是比较良性的,因为我们需要尽快投资形成一个经济规模。包括这次我们募集资金也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所以我认为还是一个正常的环节。
澎湃新闻:最后请说几句对科创板的寄语。
李炜:
科创板是对我国科技事业,特别是科技型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战略安排。我希望科创板能够越来越好,越来越健康发展,能够帮助到越来越多的中国科创型企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